就叫二狗子吧

墙头无数,墙头跑酷
爱中二,也爱傻白甜
(↑爱看,写不出来)

【Y2/磁石】红娘(一)

  
需要警告的事:
  

  
【痴女大久保出没!向大久保桑的真爱粉道歉】

  
  
  
  
【AMO友情出演】
  
  
      
     
     

【开头三观不正+诸多胡诌设定+无槽也要尬吐】
  

  

  
  
  

大久保桑一开始来拜托樱井翔的时候,其实他是拒绝的。

“哦!樱井君,你怎么忍心让我这样风韵犹存的女神黯然心碎?我是多么需要爱情的滋养你看不出来吗?”大久保桑手捂心口声嘶力竭,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的力道让家具咯吱作响。

“不不不,大久保桑,我看你现在需要的是水的滋养。”樱井翔受到了严重的惊吓,他给这位女神接了杯水,同时也给自己泡了杯茶压压惊。

“现在,我想你一定要再考虑一下这件事,”大久保双眉高扬目露凶光,唇齿启合间还有水珠挥洒,“我对二宫君的情感已经无法再抑制下去了,我必须倾吐出这心意,在它们把我折磨得肝肠寸断前来一个了断。”她高声激昂字字铿锵,用力挥动的双手带着让人难以忽视的说服力磕在了桌沿上。

樱井翔定定心神喘口气,确认了今天的日期和自己都没出现错乱后终于开口道:“可是大久保桑,透露艺人的私人信息真的是很让人不齿的行为,我们公司有规定的,这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没有关系,你只告诉我一个人,而我,以这份对二宫先生深沉的爱作担保不会告诉第三个人的!”

“可是你敲开NINO家门的那一刻他会知道自己的信息被同事说出去了,而想要查证只需要调出走廊的监控就能清楚的看见你曾经进过我的准备室。”樱井翔一脸的痛心疾首,似乎已经预见到了一个阴暗的明天。

“这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告诉他我这趟来找你只是一次关于你我之间的私谈,而他的住址是我自作主张黑进了你们事务所的网站查来的。不用担心,我一定不会背叛你,我会保证你的清白!”

“关于你我的私谈?这个信息就已经完全抹黑了我的清白啊,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啊。而且你黑进网站这种高端的行为真的会有人相信吗?你会电脑的开关机吗?接下来,想想看,你在好不容易得来的休息日被不期待的人上门打扰是一件多么糟心的事啊,我确实没办法帮你。”

“不会啊,被那些崇拜迷恋我的男人上门拜访我会心花怒放的!而且并不存在好不容易得来的休息日这种说法,因为我几乎每天都在家。话说你刚刚把应该在心里飘过的话说出来了你意识到了吗你当我是傻瓜吗?”

“不不不你多想了,我怎么会有看不起你的智商嫌弃你的风评的意思呢?你如果真的如此急切,想找NINO当面说清楚一些事,完全可以在公司里找他啊,来一场走廊上的偶遇天台上的谈心不是很美好的嘛?”樱井翔决定祸水东引曲线救国。

“樱井桑请管理一下你那发散的思维而且不要当着我的面说哦。况且在工作场合偶遇这种事一点都不浪漫,你说的那些桥段是从少女漫里看来的吧。”大久保桑嗤之以鼻表示不屑。

樱井翔很生气,他觉得自己对少女漫的(当然是曾经的)喜爱遭到了打击。

“总之,我是不会答应这种无理的要求的。我的通告快要开始了,大久保桑您请回吧。”樱井翔带着女王般的高傲扬起下巴端茶送客。

然而大久保女士是一个为了爱情不择手段的人,她不会这么轻易气馁。于是她强自镇定下来,在脑海中迅速回忆了名著《一个女优的优雅与如何成功登上乞力马扎罗山》的内容,调动起了双眼含泪的西子捧心状态。

“不行,一想到我今后每天都要在难熬的思念中度过,一想到没有NINO的笑容点亮我黑暗的人生,我的心脏就不由自主地停止了跳动。天哪,神明真的要我受到如此严厉的惩罚吗?如今NINO的亲友樱井桑也与我心生嫌隙,ARASHI的大家也一定会渐渐疏远我,这下我真的再也没有机会坦露自己的一片真心了,我若是怀抱如此巨大的遗憾了却此生,就真的无言面对我四舅妈的小姨子了啊!”

樱井翔看着沙发上女人的浮夸演技,嘴角抽搐却也有些心存不忍。

“实在不行的话你听听我的建议如何?但是先说好,NINO的住址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樱井翔有些松动了,他觉得如果大久保真的很喜欢NINO的话,他或许可以给她一个机会接近一下NINO,到时候由NINO亲口断了大久保桑的念想也更彻底,退一万步说,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有怎样的惊喜在门口等待,心地善良的自己怎么能拒绝一份真爱萌芽的可能性呢?思及此,樱井翔整个人都明亮起来了,眼中闪耀着神佛一样的光芒。

大久保一直在斜眼偷偷观察对方的表情,看到有戏便抑制不住的激动,一个飞扑探过了茶几,攥着了樱井翔膝盖上的抱枕。

“……没人吗?我进来了哦。”咔哒一声是门锁转动的声音。

樱井翔惊恐地回头,看到敲了门但没人应便进来的相叶雅纪。

“sho桑你在啊,番组……咦?有客人……啊。”

相叶觉得自己一定是撞破了什么不该看的画面,眨巴眨巴眼睛,转身利落地关门走了。

“十分钟后棚内见哦!”

樱井翔的心伴着相叶高昂的声音跌进了谷底。喂!为什么若无其事走掉了啊!我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正常情况下你不是应该和客人问好然后听我解释吗!?你那个‘我都懂什么也不用多说了我是你的好哥们不会有事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

他缓慢地扭过头来,看到了上半身越过茶几抓住自己膝盖上抱枕的大久保的手,以及她不知为什么低下的头。

喂!!!这个姿势从我背后看真的很糟糕好吗!!!

“你……”樱井翔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为什么低着头?”

“我,我害怕被别人看到我在你的准备室被人乱想嘛,所以藏住自己的脸。”

“你这是越帮越忙好不好,快挪开。”

大久保桑撇撇嘴,坐回了沙发上。

“等下录完节目后请你务必帮我给相叶君解释一下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不是他想的那样。”樱井翔瘫进靠背里,声音都透着心累。

“他会想那么多吗?而且你确定要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你不明白,我刚刚已经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未来十年我那逐渐倒塌继而碎的渣都不剩的人格塑像。而且,谢谢你提醒,你不能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那你告诉我NINO的住址作为交换条件。”

“你怎么能这样乘人之危呢?而且这无妄之灾本就是因你而起的。”

“你确定没有在乱用成语吗?我已经成灾了吗?好吧,我也不难为你了。樱井桑,如果你能帮我想些办法,能接近NINO哪怕一点点,我会万分感谢你的祖祖辈辈的。相叶桑那边自然也会给他解释清楚。”

“乱用成语的人明明是你好吗?我的祖先就不劳你挂心了。总之,我本来也打算帮你想想办法的。”樱井翔叹口气,感觉自己似乎踏进了什么深不见底的大坑。

番组开录前五分钟,樱井翔匆匆忙忙赶到了摄影棚。

松润在和staff最后一遍确认流程,二宫和利达抓抓挠挠不知在玩什么,私下安静的相叶一如既往站在一旁,不同的是今天他盯着自己,而且是蜜汁深邃的凝视。

樱井翔有些心虚,他不敢跟相叶对视,只是冲看向自己的NINO尴尬地笑了下。

录制一切顺利,樱井翔全力投入配合节目的进行,结束时几乎都要忘了之前荒唐的小插曲。回到准备室收拾东西时,樱井翔发现自己对关上的门产生了轻微的心理阴影,便上前一步打开了房间门。好巧不巧,要回家的行动派二宫和也正好经过他门口,充满好奇的打量了樱井翔一眼。

“一起走吗?”友善的二宫发出了一个邀请。

“不,不了,我还没收拾好。”颤栗的樱井翔怀抱着背叛的愧疚感拒绝了对方。

“那我先走一步喽!sho酱你脸色不太好,注意休息啊。”体贴的二宫寒暄几句,背包离开了。

樱井翔看着二宫小小的背影,脚上穿的还是自己去年送他的人字拖,去掉造型的头毛一翘一翘的,整个人又软又可爱。然而这么萌的白菜就要被大久保桑拱了,菜园子的门还是他樱井翔亲手打开的,他的内心不禁五味杂陈。

时间倒回到节目开录前十分钟,目送走了相叶,樱井翔整个人都在贡献生无可恋.jpg。

但该办的事还是要办,他樱井主播说到做到,开始雷厉风行地打发大久保(←划掉)出谋划策。

“我推荐你加入我们杰尼斯的粉丝俱乐部,可以抽演唱会的门票,高举应援灯向NINO表白,还能通过粉丝信抒发自己一腔爱意。”

“你不要这么敷衍我可以吗,为什么还一脸官方地推了一下并不存在的眼镜?认为那种程度的接触就能满足我你是大错特错了。”

“没想到我的意图被你一秒戳穿,但我不会气馁的。你不妨试试在公司大楼门口等他,怀抱鲜花接送对方上下班也是很美好的。”

“我已经不想吐槽你对我显而易见的轻视了。这个主意还不如你天台上的偶遇那样的少女漫,这样我只是成了痴汉粉丝了吧。”

“大久保桑,请不要再诋毁我的少女漫了好吗?天台是宝物啊。手捧玫瑰花或者满天星,这样的场面难道不是想想就很浪漫吗?”

“樱井桑,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这样是在浪费你自己的时间。我需要的是和二宫君真实的接触,那种出其不意的惊喜懂不?”

“喂喂你这是求人帮忙的态度吗我怎么感觉被威胁了,不过说到真实的接触,那家伙可是整天都活在虚拟的世界里,惊喜的话……”

“对,就是这种眼神,认真想一想,抓住刚刚闪过脑海的一缕思绪!我感谢都来不及怎么会威胁樱井桑呢,我们现在可是命运共同体啊!”

“说实话并不是很想和你组成命运共同体。对了!NINO爱玩游戏,你可以注册一个游戏账号,和他一个服,努力组队,先进行友好的线上交流,培养出感情后约见面,这样不就很惊喜吗?”

“听起来是很不错,可是我不知道二宫君的游戏账号啊。”

“不用担心,我这条建议是包售后的,游戏账号包括他的作息规律我都会提供给你,这样也方便你推测他的上线时间。”

卖队友这种事似乎一旦开了头便没有什么心理障碍了。

“天哪樱井桑,你真的是太贴心了!我从未见过你这么高大光辉的人格!但我还有一个问题。”

“哈哈哈承蒙夸奖,你真的很有眼光,说吧什么问题。”

“我也不会打游戏啊……我这么一个菜鸟怎么才能和二宫君那样的高手组队切磋呀?”

“大久保桑,哎呀你啊!”

樱井翔长叹一声,恨铁不成钢地倒回了沙发上。

大久保也很难过,她可怜兮兮地盯着樱井翔,都快要盯出一个洞来了。

“不然……”一个世纪之后她开口了,而樱井翔只是听到这个话头便产生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不然你代替我和他打游戏怎么样,需要交谈的时候我会指导你用我的语气和思路……”大久保试探着提出了要求,看樱井翔拿起了茶杯朝自己高高举起时便立刻补充,“当然不是一直这样的,你向我直播你们打游戏的画面和操作,我会抓紧时间勤学苦练,只要半个月,我相信自己可以成为中级水平的玩家。”

“还有这种操作!?”樱井翔被对方的智慧惊呆了,但他还想负隅顽抗争取一下。

“半个月太久了,只给你一周时间,我还有工作要做的。”

“请体谅一下一个风姿绰约的中年妇女的学习能力吧,半个月真的是我的极限了。”大久保桑又开始飙演技,楚楚可怜虚弱到抽搐之类的。

“你真是在讨价还价的过程中也不忘自己的设定啊。”樱井翔不想辣眼睛,于是决定投降了。他们约好节目录完后再详细讨论第一次线上攻略的详细内容。

现在樱井翔望着二宫和也远去的身影,觉得自己好像在破坏什么美好的东西。

“我懂你的心情。”一把沙哑深沉的嗓音响起,把樱井翔拖回了现实。

相叶雅纪一脸忧郁的倚在墙上,眼中有50%的理解,30%的遗憾,15%的祝福,3%的责怪以及2%的谜之微笑。

樱井翔被如此复杂的情感惊呆了,他不知道两个小时的录制时间里相叶都脑内了怎样的狗血情感大戏。

“刚刚利达跟你说拜拜你都没注意,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相叶拍拍樱井翔的肩膀,俩人进了屋。

“啊,是吗,我真的没看到,可能是走廊灯太暗了吧。”

“又说利达肤色的坏话我明天要告诉他。”

樱井翔被逗笑了,心头的阴郁也散了大半。他想通了,自己出卖了NINO的游戏账号,把他推给了一个满心恋慕的大姐,简直可以说是猪一样的队友。但是NINO不会损失什么,他只是会在游戏里碰到一个普通的人,被搭讪然后聊天,如果大久保桑的人格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就什么也不会发生。NINO还可以继续开心地打游戏,而大久保桑也能更清醒地接受现实。如果被大久保桑不幸言中,NINO真的对这个队友产生了兴趣,那也是大久保自己的本事,之后两个人怎么发展,就更不是其他人能控制的了。

樱井翔决定,不管哪种结果,事情告一段落后自己还是一定要向NINO道歉的。

樱井翔沉思的当口,相叶雅纪一刻也没有停止观察他。看着樱井君逐渐舒展的面容,他认为自己的设想一点点得到了印证。

今天中午在翔君准备室的女人是大久保桑,毕竟那件独一无二的,风情万种到奇怪的衬衫自己之前在走廊上见到时已经吐槽过一次了。当时的情景虽然只看到了短短一瞬间,但可以肯定的是大久保桑死死攥着翔君的膝盖不撒手,耳朵也是通红的。明显是拒绝了翔君的告白又感到惶恐,所以才不敢看自己的。再加上录制前翔君和NINO的神秘对视以及尬笑,相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樱井桑,你在吗?”此刻响起了敲门声。樱井翔看一眼关着的门,心底有深深的恐惧。

“我去开~”相叶几步蹦过去打开了门,不出所料,是大久保桑。

“啊,相叶桑你也在。正好我要向你解释一下今天中午的事情。”大久保桑目光真挚语调铿锵,樱井翔也凑过来帮忙:“对对对,我给你解释一下情况,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两个人一前一后围着相叶雅纪,让他很是不解。

“两位,安心啦,我没有多想什么的。”他先让两人吃下一颗定心丸,然后开始安慰翔君:“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生活就是这样,大部分时候日复一日平平淡淡,时不时给你呈现一个surprise,这样的人生才有趣呀,相信我,明天总会更美好的,”说到这他拍拍樱井翔的肩,同时还给了大久保桑一个坚定的眼神,“而且日子总得过下去,只要有信念,只要能真心相待,任何阻碍都不是绊脚石!总之,以后大家还是相亲相爱的同事嘛!你们慢聊,我先走一步啦~”

相叶·人生导师·心情突然很好·雅纪觉得自己有针对性的心灵复健演说非常成功,于是便哼着歌儿走了,还不忘把门带上。

樱井翔看着那紧闭的门,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没太听懂,你说,他真的明白吗?”

“樱井君,别担心了,我相信相叶君既然能有这么通透的人生观,那么就没有他不懂的事情。这下误会算是解开了,我们来商讨今晚的行动吧。”

“虽然我对你的逻辑深表怀疑,但现在也只能这么相信了。”

两个人凑在茶几旁开始嘀嘀咕咕,红娘的伟大事业:进度——0%。

TBC

【阅后不适者请一定告诉我 ♡】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