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叫二狗子吧

墙头无数,墙头跑酷
爱中二,也爱傻白甜
(↑爱看,写不出来)

笛吹川

岚饭们羊年快乐!

新人试写更的慢,cp磁石
  
  
  

1.

樱井翔在树林中跌跌撞撞地前行时脑海里还回响着出阵前兵士们的口号:效忠武田,洒血甲斐!他忘不了那一行行坚毅的眼神,也忘不了武士刀利刃闪出的寒光,更忘不了自己因为二宫而微微颤抖起来的双手。二宫就站在他左后方,率先在额头系上“勇”字发带。他能想象这个小个子年轻人一如既往的猫着背含着胸,眼神淡漠却又犀利,其中蕴含的睿智如那抹挂在嘴角带点嘲讽的笑容一般不容置疑。这表情和之前的许多个晚上他轻轻的唤他“翔君”时的情形没什么不同。

这会儿已经是子夜时分了,樱井翔扶上一棵树低头缓神,想把在眼前转来转去不肯散的那张嘴巴那个笑赶走。周围静悄悄的,连虫鸣都在这寒冷的冬夜消了踪迹,一轮明晃晃的月亮挂在高空,把樱井翔的影子零零碎碎的映在枯草叶上。他慢慢调整好呼吸,确定暂时没有追兵后才倚着树干坐下。樱井翔作为甲斐国三大领主之一手下小有名气的甲总确实是武艺了得的,现下动作却有些迟缓,而这全拜他多年来的对头相叶雅纪所赐。

傍晚时分相叶小将军的箭在半里外射进了他右肩,而当时他还在热血沸腾的挥刀指挥士兵往山的右侧秘密增援,领主指派给他的两名随从早已为主人的激昂所感染,他们冲在了军队的最前方,留下他们落单的甲总咬着牙给自己缠上绷带。而之后的一切迅速的就像发生在梦里,右翼部队遇到了埋伏在山谷的敌兵,一场奇袭变成了自杀式的闹剧,樱井军节节退败,不得已分成小股钻进甲斐茂密的丛林中暂时躲避。相叶的骑兵脚程水准依旧,樱井翔又一次在混战中落单了。现在危险似乎不再近在咫尺,他只需要在黎明前赶到笛吹川上游,那时他就可以再次集结分散的部队,依托领主地的地势与补给发动第二次攻击。这次一定要夺回被小笠原长时侵占的土地。樱井翔在树根旁暗暗立下决心,疲劳感也渐渐消失了。

薄薄的云层缓慢的飘过,微弱的光线对夜晚野外的视野没什么影响,但这也大大增加了被敌军追踪的可能性,所以他选择了一条更曲折的路线,为避免摩擦,绕过与北川的疆界线,从南山背阴侧翻山到达笛吹川的主河道。樱井翔调集精力,准备好应付赶赴笛吹川的这黎明前的五六个钟头。他右手吊在胸口前,只能用左手虚拢住武士刀刀柄,慢慢的前进。

冬日枯黄的草叶脆弱易断,樱井翔小心翼翼的下脚,一路上尽量减少声响,而这瞻前顾后的行为耗费了本就带伤的他更多的体力。肩头带血的棉絮变得冰冷僵硬,又被汗水濡湿,很快让樱井翔烦躁了许多。“若早听了二宫所持的主张,这场战役本该早就结束了。”他极力按捺住心中翻涌的自责,却无法不去鄙夷自己早先的决定,是他的自负与一意孤行,让三百士兵的生命面临威胁,让甲斐此次收复失地的出战陷入困境,让他与二宫之间的“推心置腹”更加遥遥无期了。樱井用力抓住疼痛难忍的伤口,停下脚步喘起了粗气。他的身体状况糟糕到超出了预期,那支被他拔出的断箭作为罪魁祸首正静静的躺在他背上的行军袋里,不论相叶雅纪追到了哪处,现在他必须重新规划一下路线了。月光不知不觉的变暗了,云有增厚的趋势,照这样下去明晚甚至会下雨。樱井翔无奈的撇撇嘴,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做出了个超级“二宫流”的反应。

“那小子还真是自大狂,常常用这样沉默的表情来表达他的不屑一顾。”和二宫师出同门的松本润曾经这么说。当时他们二人初到甲斐,一大早赖在领主总兵统的府前不肯离开。连日来的行程让这两个孩子有些苍白,但饥肠辘辘的二宫拗不过同样饥肠辘辘的松本,在他的一再坚持下抵挡着街角包子铺的香气,陪着师弟守在门口。当时刚刚巡街回来的樱井翔翻身下马时看到的就是两个小个子鬼鬼祟祟凑在石狮子下的画面。

“来找个活做?”樱井翔拦下要赶人走的护卫,上前微微弯腰问到。

“大人,我们是诹访国出走的武士。甲斐的武田灭掉诹访前我们就离乡学武去了,诹访赖重自大无能,亡国路上净是自取灭亡。如今我二人又无处可去,幸而听闻武田晴信公武略盖世,特来此投入门下。万望成全。”个头稍高点的男孩一番慷慨陈词,措辞与神气让樱井心下暗暗称奇。但他并未表露出来,反想杀杀这二人的威风。于是他直起身来,拍拍腰侧挎刀说道:“江湖术士也尽是些能说会道的无能之辈。”此言一出,刚刚开口的少年便沉默了,他扫了一眼樱井的脸,似乎是在思考对策,但那微撇的嘴角却又像嘲笑。几人间的气氛顿时有了剑拔弩张的味道。而刚刚一直站在这人身后的另一个少年挺身而出:“和也,可不能让他们小瞧了咱俩。”说着他取下一直背在身后的包裹,在几件衣服下翻出两把武士刀来。刀身露出来的时候樱井翔心中再次一凛,立刻对这两人的实力做出了极为乐观的预估,而之后松本展露的拳脚功夫则在短短一刻钟里让樱井第三次吃惊了。

就是那个表情,明早便能再次见到。樱井翔有些出神的盯着树林中不知名的一个地方,回味着二宫的眉眼和那张刻薄的嘴,夜风轻柔的拂过树梢,他心里缓缓平静了下来。

伤势久久得不到适当的治疗,樱井翔歪斜的倚靠着树干昏昏欲睡,所以没有注意到身后逼近的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直到一把刀从他脖颈前横过,冰凉的刃抵住了喉口的时候,他才猛然从刚刚的恍惚中回过神来。现下他的左手毫无防备的垂在身旁,离任何武器的距离都远到不足以让他保命了。“死在这被小笠原夺去的荒林里。”这个念头闪过脑海,强烈的不甘驱使着他回过了头去。

“勇”字发带,一张轮廓鲜明的脸,挺拔的眉毛上还有未干的血迹。

“樱井大人!”松本润瞪着眼睛,极力把喊叫压回了喉咙。“请恕在下失礼。”

樱井翔挥挥手让他起来。愈加浓重的夜色本就不利于判断,眼下他的境况能遇到同伴便是莫大的幸运了。

tbc.

好少。。。土下座!历史人名和地名均为虚构+借用,知识性错误求指正(^_^)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