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钱袋

墙头无数,墙头跑酷
爱中二,也爱傻白甜
(←爱看,写不出来

【基锤】高富帅在囧途 第二章

    
 
    
第二章
    
    
    

“我腰背酸痛!”布鲁斯气喘吁吁,管不上泥泞扶住了身边的树干。
    
    
“我钢筋铁骨!”领先不少的索尔举起手臂炫耀,然后哈哈笑着折返,一把将布鲁斯扛起背在了背上。
    
    
“我不确定这是个好主意。我知道这已经是今天我第三遍说这句话了,但是既然要避人耳目,我以为至少不该自杀式地冲进这种热闹的地方?”洛基即使穿着运动鞋登山,也优哉游哉得像是在享受高尔夫运动。
    
    
索尔和布鲁斯顺着洛基指的方向看去,天色暗下来了,但是“纵览湖光山色,体味自然温情。国家森林公园欢迎您”的牌子赫然立在山顶,四周闪烁着彩灯。
    
    

    
    
二十四小时之前
    
    

    
    
这时的洛基还是个高富帅,他倚在储物间的墙上,头上缠了不止一圈绷带,白炽灯映得他的脸看上去异常疲惫,但他的眼睛依旧闪着某种狂热的光。
    
    
索尔盘腿坐在地上,一瞬不瞬地盯着洛基看,怀里还抱着那只超大号的医药箱。
    
    
“他们不是关机就是不在服务区。”洛基解释道,面色如常却说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鉴于你早晨刚刚宣布了年假,你的伙伴们不接电话也是情有可原。”
    
    
两人刚刚交换了信息,因为他们“兄弟暌违十余年(索尔语)”,洛基不得不向他讲述了自己从创立医药公司之初到如今公司成为行业领跑者的致富之路。作为回报,洛基得知他被警方通缉了。
    
    
此时这位谋杀未遂的在逃犯转而寻求网络,噼噼啪啪地按着索尔的手机,试图联系几位好友。
    
    
    
    
“说真的,你一定要把按键音效设置成静电的声音吗?”洛基手指继续噼噼啪啪。
    
    
“我喜欢雷声,爆裂的电火花是自然中少见的美景。”索尔满脸向往,甚至把脖颈伸长了一些。
    
    
洛基不自在地朝那截小麦色的皮肤多瞟了两眼,偷偷把这一幕拍了下来。
    
    
考虑到警察无孔不入的高科技追捕方式,洛基放弃了登录推特账号,转而开始下载一个弃置多年的APP。
    
    
一旦摆脱了最初的幻灭状态,洛基便开始对这一切饶有兴趣了。就算他真的失忆了,谋杀未遂也不会是他干的。洛基对自己能做什么很有信心,如果他真的要除掉谁,一定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所以下一步,他一定会弄清楚是谁陷害了他,进而让那个人付出想象不到的代价,以想象不到的方式。
    
    
“新闻上有说我涉嫌谋杀谁吗?”洛基换了换站立重心,随口问道。
    
    
“未曾提及。屏幕上只播放了你在公司大楼门口一闪而过的监控画面,接着就是通缉令。播报员也仅描述了你的体貌特征。”
    
    
索尔脸上又出现了那种关切与疼惜的神情,这让洛基下意识移开了视线。
    
    
“我们自幼相识,一起长大,无论玩耍与争斗都相伴左右。”索尔垂头低声自语,洛基分神静静听着。
    
    
“父上奥丁曾认真嘱托我:‘你身为长兄,自当律己慎行,以身作则,看顾好洛基。切不可傲慢轻狂,锋芒迫人,竟至辱没家风。’可惜我终究年少无知,辜负了父上的谆谆教诲,一度误入歧途。”
    
    
索尔晃晃脑袋,似是要把伤感的回忆甩出脑海。
    
    
“幸而你天资聪颖,万事懂得转圜,没有学得我的样子。”
    
    
索尔声音低沉,絮语间食指和中指拾起一缕垂落的金发挂在耳后。
    
    
“我曾错的离谱,定不能重蹈覆辙。你我此行相遇必是出自命运之手的安排,让我与你共渡此关。”
    
    
“索尔,我不记得什么旧日的过错,你不必太自责。而且我想,若你我真的是兄弟,我一定会原谅你的。因为不知怎的,我觉得你是一个好哥哥。”
    
    
“洛基,感谢你的宽容。这夸奖我今日受之有愧,但我终将配得上它。”
  
     
索尔深情激动,眉目生辉,语调高昂的同时还搂了搂怀里的医药箱。
   
    
“看到你身陷窘境,我心痛难当,也是断不相信的。我无意加重你的负担,兄弟叙旧之事日后再谈,现下我们要先为你洗脱污名。当然,如果你愿意我来助你一臂之力的话。”
    
    
像是看出了洛基表情玩味,索尔又补充一句。
    
    
“我诚心诚意地感激你的帮助。”
    
    
洛基蹲坐在索尔面前,看进他海蓝色的眸子,手自然地搭上了对方的肩,道:“如果不是你在这里,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唯一介怀的就是我忘记了你,从而无法对我的兄弟回报以同等的情谊。”
    
    
“完全不必,洛基,你永远是我的弟弟。”
    
    
索尔还没说完就激动地抱住了他,有力的臂膀圈住洛基,柔软的金色发丝贴在他的脸颊,下巴抵在他的肩后。洛基痛恨自己的西装太厚,无法感受到胡须那毛茸茸的触感。
    
    
洛基沉溺在索尔周身温和清浅的气息之中,那是缕若有若无又让人无法忽视的味道。
    
    
是太阳的温暖混合大海的幽深,雨云的潮湿中飘荡着森林草木的清香,洛基微微睁大眼睛,看到星辰失色,而自己被点亮了。
    
    
手机的提示音及时响起,打断了这个还没长到不自然的拥抱。
    
    
洛基抽身的同时自忖,他是如何在不到两秒的时间里感受到了天地万物。
    
    
    
    
感谢这个过时已久的APP和人到中年仍有严重网瘾的高天尊,他在五分钟之内便回复了洛基的简讯。
    
    
——什么事呀~飞机晚点了吗O(≧∇≦)O
    
    
我根本都没上飞机,我被警方通缉了你知道吗?
    
    
——(゚д゚≡゚д゚)卧槽?!我不知道!你哪桩官员贿赂被揭发了!?
    
    
……
    
    
——我查到了!你真的是翅膀硬了!ヽ(#`Д´)ノ巧取豪夺还不满足,开始杀人了!?
    
    
我没有杀人
    
    
——天哪!我真的没想到!你说你要是偷盗个珠宝强娶个少女我还能给你掩盖一下,这种大案子我可从来没有经验啊!好怕怕!
(((゚Д゚;))) ∑( ̄□ ̄;)
    
    
——不行!你要冷静!千万不要慌,一慌就会自乱阵脚的!
    
    
——什么!?你没有杀人?人不是你杀的啊?(⊙x⊙;)
    
    
不是
    
    
    
    
手机噼里啪啦地响着,索尔在一旁看着高天尊炸毛的回复忍不住“哈哈哈”地傻笑。
    
    
他们两个并排坐在冰凉的地上,但因为大腿贴在一起,所以很暖和。
    
    
那边高天尊终于冷静了下来。
    
    
——你现在在哪【・_・?】一个人吗?
    
    
不是,有个朋友帮我。
    
    
发完这条洛基去看索尔的反应,却发现索尔在高天尊问他是不是一个人的时候就出于礼貌移开了视线,转而去翻找医药箱了。
    
    
——(#`O′)你竟然还有别的小朋友!我不开心了!我要嘤嘤嘤了!
    
    
可以,我听着
    
    
——呜,你冷酷இдஇ
    
    

    
    
——我不帮你了!你就在机场自生自灭吧!
ヽ(´ー`)┌
    
    
你怎么知道我在机场?
    
    
——拜托,好好回忆一下我是干什么的
    
    
收保护费的
    
    
——我还是个黑客!定位你的IP分分钟的事!(┳Д┳)
    
    
那这么说警察也快找到我了
    
    
——喔喔,这么着,机场向东十七英里有一个私人山庄,看到我发给你图上的定位了吗?三个小时后会有架直升机在那里降落。坐上直升机后我来安排,到洛杉矶来,见了面我们再详细制定对策好吗?
    
    
——怎么样?感动到说不出话了吧(*≧▽≦)事成之后等你重赏啊
    
    
就这么说定了,我下线了,注销这个账号,尽量模糊这台设备的IP,我已经打了几个电话了,很危险
    
    
——没问题,回见
    
    
    
    
洛基把手机递还给索尔,索尔已经收拾出必备的药品装进背包里了。
    
    
“你的朋友有办法吗?”
    
    
“嗯,我们现在去他的一处山庄,三个小时后会有直升机在那接我们。”
    
    
索尔抬手看表:“现在十点半,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
    
    
话音未落储物室的门便被砸得砰砰响。
    
    
“有人吗?例行检查!”
    
    
索尔和洛基对视了一眼,不禁同时屏住了呼吸。
    
    
索尔轻手轻脚地爬到架子上,从通风口往外看。
    
    
“是警察!至少五个!”
    
    
洛基环顾四周,指了指正对门口的窗户。
    
    
“从这儿走。”
    
    
索尔把药箱搬来踩上去,单手用力直接掰断了窗户锁,确认安全后十指交叉,示意洛基踩住借力。洛基只是笑笑,双手扒着窗台,腰部使劲,一个拧身就利索地钻了出去。
    
    
索尔咧开嘴笑了,他回身把药箱藏好,助跑几步也跳了出去。在他把窗户原样关好的瞬间,警察们打开门锁冲了进来,迎接他们的只有空空荡荡的储物间。
    
    
“你开着车吗?”洛基跟在索尔身后狂奔着喊道。
    
    
说实话,他对自己的体能和运动细胞很有信心,可前方那男人像匹脱缰的野马一样跑得飞快,在宽广的飞机跑道间像是随时能离地起飞。
    
    
“没有,我是步行过来的。”索尔速度不减,回头笑着答道。
    
    
洛基不觉得他们能在被通缉的情况下一路跑上十七英里——好吧,至少他不能——考虑到他的车一定已经不安全了,他们需要先偷一辆。
    
    
“索尔,往右跑,去停车场,我们需要搞一辆车。”
    
    
“好主意!”索尔在风里哈哈大笑着,肺活量惊人。
    
    
在停车场,索尔充分见识到了英国人骨子里的优雅。
    
    
洛基在一排排车子间选了好久,最终颇为挑剔地决定偷这辆16款的捷豹。
    
    
褐色漆面干净凌厉,车身线条优雅,引擎静音而且马力足,缺点是耗油量大,但在索尔看来无伤大雅,他对他弟弟的眼光赞不绝口。
    
    
“现在是晚上十点五十分,最快的路线是主干道,我们需要绕道——这样算下来两个小时也足够了。”
    
    
洛基忙着启动引擎,嘴上不忘计划路线。
    
    
一直绕着他附和的浑厚声线没有响起,洛基茫然抬头,索尔竟不见了踪影。
    
    
“索尔?”洛基的手轻颤了一下,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快速地扫视了一圈无果,洛基钻进车里继续捣鼓,不愿意承认心里有点慌神。
    
    
这招他可没料到。他还没探出那男人的来头和目的,对方却自己先跑了?
    
    
索尔背包里的药品可以舍弃,但索尔的手机上有他登录的痕迹,如果他在高天尊清除痕迹之前就要交给幕后主使的话,或者他直接去叫来了警察……
    
    
洛基加快手上速度,终于启动了车子。
    
    
他没开前灯,倒车出了车列,黑暗中“咚”地撞上了个什么东西。
    
    
洛基一下子心脏都要停了,他可不想再摊上一桩真正的事故。他轻手轻脚地绕到车后察看,看见索尔揉着肩膀站起了身。
    
    
“兄弟!我回来的正是时候!”
    
    
“你刚刚去哪儿了?”
    
    
“抱歉,这想法若两人实施难免目标太大,所以我没告诉你,先上车。”
    
    
    
    
“所以,你去保安室销毁了咱俩逃跑的监控,砸了这里的摄像头,还抽空用铁钳给停车场开了个后门?”洛基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索尔。
    
    
索尔轻巧地蹦上车——他刚刚在外面撑着那个临时割开的铁丝网让洛基开车钻过去——晃了晃手里的一个黑色盒子。“不止如此,我还把今天监控的硬盘借来了。”
    
    
“你这个‘借’字用得深得我意。”洛基忍不住夸奖。
    
    
“这下我们就能查出是谁打晕了你。”索尔从他的背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查看硬盘内容。
    
    
    
    
在索尔盯着监控画面的时候,洛基已经在伦敦深夜的街道上开过了七八个路口。
    
    
“索尔,说真的,你是FBI吗?机场里可是还有追捕我的警察啊,更别提保安室了。”
    
    
“兄弟,很高兴你问了我。大学毕业后我曾在海军陆战队服役五年,身手和头脑都还是有一些的。”
    
    
索尔看完了中午那段时间的监控,却一无所获。洛基取票之后到他被拖到厕所之间的大概十分钟的内容莫名消失了。
    
    
“兄弟,看来诬陷你的人做事真的滴水不漏。”
    
    
索尔叹口气,毛茸茸金灿灿的脑袋砸在了车座靠背上。
    
    
这一砸,靠背后传来“喵”的一声惊叫。洛基一个手抖,差点把车子开上绿化带。
    
    
他定神一看,竟是一只胖乎乎的橘猫窜上了他的膝盖。
    
    
“喔,这个小可爱,主人怎么舍得把你丢在车里。”
    
    
索尔没被吓到,反而一脸开心,他伸手去抱那只猫,举到脸前和它棕色的眼睛对视着,眉毛也不自觉地学着橘猫微微耷下来,整个人都温柔了一圈。
    
    
洛基小心地绕开一处施工路障,开上了通向近郊的林间小道。他扭头看看,索尔撸猫撸地心醉神迷。
    
    
“索尔,我建议等我们到了目的地,还把这只猫放在车里,警察会安置好它的。”
    
    
“我觉得不妥,那个山庄地处偏僻,警察找到这辆车若花上好几天,喵喵会闷死甚至饿死的。”
    
    
“那你想想它的主人,不仅丢了车还丢了猫,该有多伤心。”
    
    
“它的主人把它锁在车里,这是严重的虐待行为,更需要我们救喵喵脱离苦海。”
    
    
“可我们路上艰苦,没空给它买猫粮。”
    
    
“我可以把我的饼干分给它吃。”
    
    
“而且它在直升飞机上会乱跑的。”
    
    
“你可以待在我的背包里,你说对不对?”
    
    
索尔晃着手里的猫和它交流,并且明显决心已定,毫无逻辑地为它辩护。
    
    
“……好吧,你看顾好喵喵。”
    
    
洛基悲伤地发现自己也开始叫这猫“喵喵”了,他揉揉眉心,觉得这趟逃亡真的是多灾多难。
    
    
    
    
TBC
     
     

    
    
朋友:这个标题让我窒息( ̄□ ̄;)
  
  
我:它很好的概括了故事情节!(*^▽^*)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