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钱袋

墙头无数,墙头跑酷
爱中二,也爱傻白甜
(←爱看,写不出来

【基锤】高富帅在囧途 第一章

   
朋友问我为什么要用标题雷走一半的小天使。   
    
是一个《人在囧途》套路的故事。 
    
MCU雷神系列人物出没。  
   
一路狗血+傻白不一定甜。
     
唯一合理的事,就是这里没有合理的事。——前面都是我说的,这句是科尔格说的。
   

    
(不知道能不能写完/有没有人看,反正今天是愚人节啊(呸))
    
    
    
    
第一章
  
   
   

“请您再说一遍?”洛基用十二分的耐性克制住自己口袋里蠢蠢欲动的小刀,仅仅是歪头以示疑惑。
     
    
“只剩一间大床房了。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挤一下。”服务台后的女人一字不差地重复道,并抬手整了整她油腻腻的长发,索尔再次称赞了她漂亮的绿裙子。
   
    
没人理他,当然。
    
    
“还是有点介意的。”布鲁斯嘟嘟囔囔地重申,也没人理他。
    
    
    

两天前。
    
    
   

这时的洛基还是个高富帅,他的眉毛修得很精致,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屁股下的真皮座椅严丝合缝地托着他的腰背,他舒舒服服地抿一口红茶,用马克笔在助理搬来的一沓子计划书上圈圈叉叉。
    
    
“斯科尔奇,过来一趟。”审阅到一半时洛基用内线电话呼叫道,声音礼貌又温和。
    

“这就来,老板!”那边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动,洛基微笑着按灭了通话。
    

斯科尔奇是他聘来的秘书——这年头还有男老板聘用男秘书!范达尔一脸不可思议——执行力挺强,也很有责任心,除了时间观念有些不好矫正的偏差外没什么大问题。洛基这么说可不是苛责员工,他在心里辩解着,同时在纸上打下第三十九个叉号。
    

问题在于,交给斯科尔奇的任务总是会被他拖到死线后才完成,不多不少二十分钟。——“比如让他十分钟后带下午茶和小蛋糕来办公室,我就必须饿着肚子等三十分钟。”洛基有时还是忍不住埋怨一下,并怀着点私心忽略了海姆达尔的观点:“老板,鉴于您坚持把您的办公地点设在距离公司总部二十分钟路程外的郊区,这么对斯科尔奇或许有些苛刻了。”苛刻?我是天底下最善解人意的老板。洛基对此深信不疑,他立刻辞退了说不到点子上的海姆达尔,也不管他被扫地出门时还嚷嚷着:“您甚至不给斯科尔奇配备乌鸦!”乌鸦?洛基有时真的觉得理解他的员工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几次下来洛基也就习惯了,有问题找秘书他就会提前二十分钟呼叫他。
    

某种程度上我可以预测未来!洛基这么想着,尽量避免笑容太过沾沾自喜。
    
    

被高峰期车流堵在公路上的斯科尔奇今天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副驾上的文件夹最下面是一份酝酿了好久的辞职报告,他心虚地扫过那个方向,紧握方向盘的手渐渐用力并变得青白。
    

诸神在上,他每天早晨都是在心悸中醒来,用作战行军的速度洗漱穿衣然后赶到公司,战战兢兢地上传下达同时安排老板日程,平均每分钟扫视电话二十次以确保不会突然心脏病发。即便如此他也很难让洛基满意。于是就在今天早上,他终于下决心握住了另一家公司递来的橄榄枝,决定抛弃老东家重新开始了。挂了电话后他忍不住开始抱怨(入职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但也只敢给他的两只鹦鹉听见。
    

“你们根本无法想象老板的怒火,当他用那双墨绿色的眸子直视着你,我能感觉到寒冰从尾椎一路冻上了后脖颈!”
    

“尾椎!”鸟笼里的“怼天”重复道。
    

“得了吧你们俩,从来学不会好好说话!你们只挑一句话里最奇怪的词!”斯科尔奇甩上门一路小跑去车库了。留下几页文件随着他带起的一阵风晃晃悠悠落在地上,还有总是慢半拍的“怼地”突然发声:“尾椎!”
    
    

西芙敲门进来,看到洛基像个帝王一样站在落地窗前俯视众生,办公桌上的策划书分两摞摆着,她确信那摞只有两三份的才是属于“让洛基勉强看得上眼”的那一类。
    

“老板,什么事?”
    

洛基听到声响转过身来,表情淡然,双手依然背在身后。
    

“这一年大家都很努力,公司效益也有明显提升,我觉得是时候给你们放个年假。”
    

西芙保持不动了至少三秒才重又开口:“年假?”
    

“惊喜吗?”洛基扬起眉毛笑了,西芙不自觉地看一眼窗外,觉得世界末日可能要来了。
    

“看看愿望清单,查查最近一班飞机,弦绷得太紧没什么好处,大家都需要时间来散散心哪。”
    

洛基并拢食指和中指将一缕头发拨到耳后,嘴角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在西芙愈发震惊的目光中翻开了一本《世界最火爆的五十个景点!不看终生后悔的旅游图册!》。
    

“老实说,这不是心血来潮,公司刚成立时我就计划给员工最优厚的假期。可惜一直都很忙,现在是时候兑现这诺言了。”
    
     
洛基修长的手指翻过一页,盯着泰姬陵的图片目光似水,嘴边不忘喝一口红茶,而西芙在认真倾听的同时也在仔细思索:洛基老板当权十年,从未放弃压榨员工的任何一丝劳动力,现在这个诡异的年假有很大可能是个陷阱。抛出诱惑然后暗中观察,喜形于色开始打包行李的就会被归为扰乱军心的害虫,面不改色坚持留守的一定会升为中流砥柱。所以我一定要稳住,表现得不为所动。
    

“昨晚我的一位老朋友,高天尊邀我叙旧,时隔多年我也确实应该去拜访他了。当时立刻托斯科尔奇订了机票……嗯,说到斯科尔奇,这个大个子也快到了。”洛基起身走到文件柜前,西芙微微歪头表示礼貌的好奇。
    

“以防我从没跟你提过,但这秘书我用得真的顺手,趁这次机会要当面表扬他!”
    

洛基笑着捧出一个精致的礼盒,墨绿色缎带系成蝴蝶结垂下来,西芙发出一声柔软的叹息,并立刻——再一次的,像其他百余员工那样——被她老板的诚心和笑容俘获了。
    
    

今天市区堵车尤为严重,斯科尔奇匆匆忙忙赶到公司大楼,在洛基办公室门口敲了三次门,才意识到整个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了。在他即将陷入恐慌之际,霍根从走廊拐了进来,身后和胸前各背一个包,两手忙着在脑后扎他的头发。
    

“斯科尔奇!”霍根眼睛一亮,喊道。
    

“大家伙儿都哪去了?”
    

“别慌,伙计。你猜怎么着?老板给咱们放了长达两个星期的年假!”
    

霍根兴高采烈地拍拍他的肩膀,接着在包里翻来翻去。
“所有人都放假?两个星期?在三月份的现在?今年刚刚开始的时候?”
    

“谁说不是呢老兄,你还是一样会抓重点。可老板显然有自己的打算。他能放下心,咱们就不必杞人忧天啦!”
    

斯科尔奇半信半疑地抬抬眉毛,盯着霍根递到自己脸前的一张卡。
    

“这是老板离开前让西芙转交你的,西芙要和她的姐妹们卡点大采购,就把这个任务郑重其事地交给了范达尔。范达尔由于得知放年假,激动之下订了过早的机票,就把这个任务继续郑重其事地交给了我,现在由我代为转达。”
    

斯科尔奇本打算对这顿啰嗦翻个白眼,但看清楚了这是洛基的通行卡片后,恐慌的神色又回到了脸上。
    

“嘿嘿嘿!冷静伙计,你这是要哭出来了吗?我还什么都没说呢。重点就是,老板要把他最高权限的通行卡交给你代为保管。虽然每道门都有单独可以打开它的卡片,但这个可是个超级套票!足以见得他有多信任你了。他让你进去打开柜子看看,我怎么知道要看什么,他说你看到就会明白的。对了,能悄悄透露给我,老板订了去哪里的机票吗?别多心,我只是想避雷,不要在度假时和他碰上。”
    

斯科尔奇瞪他一眼,表示无可奉告。
    

霍根笑着耸耸肩,整整衣服准备走了。
    

“在南半球找个姑娘超辣的海滩high到满足,半个月后见!哈哈哈这当然不是老板说的,是来自我的建议!回见!”
    

霍根吹着口哨离开了,斯科尔奇拿着卡在门口踌躇了三分钟,觉得他并没有get到霍根一番话里的重点。
    

刷卡后“滴”的一声,光洁厚实的玻璃门无声地打开了。
    
       
斯科尔奇一瞬间觉得他会看到办公桌后端坐的洛基,用那双目光深沉的眼睛望着他,不禁微微垂下了视线,然而屋里并没有人。
    

他把整理了工作计划和日程安排的文件夹放在桌上,犹豫再三把辞职书抽了出来。
    

储物柜在办公室另一头,他轻手轻脚打开柜门,暗暗想着即使在柜子里看到一颗炸弹也不足为奇。但是储物柜里什么也没有。
    

这不正常。里面应该有他亲自整理的十余种茶叶和老板午休时会用到的枕头,暂时放着的几支别人送的钢笔,还有保存着公司成立以来部分机密文件的保险箱,但这里现在空荡荡的。
    

斯科尔奇挠挠头,把柜门关上又打开了一次,依旧空荡荡的。
    

他不禁开始怀疑这整件事是一个阴谋,下一秒会有警察冲进来把他按在地上,后面跟着洛基,冷笑着指控他窃取了商业机密。冷汗再度漫上他的后背,斯科尔奇觉得自己要被搞疯掉了。
    

他下去保安室,调出了早上至今的监控录像,这期间询问了西芙和霍根,并拨打了十几次洛基的私人电话。除了洛基不接电话——一贯如此——以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他气冲冲地回到楼上,决定要去享受自己难得的海滩假期,临走前把门卡和辞职书一起摔在了洛基的办公桌上。
    
    

希斯罗机场的大厅人流熙熙攘攘,洛基一身西装穿的笔挺,黑发光洁,皮鞋铮亮,只有手里提着的旅行包让他看上去少了点精英范儿,多了些平易近人的味道。他体贴地侧身给前面办完手续的人让路,上前一步开始打印机票。
    

洛基其实挺喜欢这些高科技的东西的,虽然认识他的人大多觉得,他会是那种茶不离手,早晨读报而且出门一定带长柄伞的老派绅士,但事实上他欢迎一切可靠又便捷的技术手段,也很享受手指划过屏幕的光滑触感。
    

当然,前提是在这一切运转良好的情况下。
    

在操作了三次而屏幕上总是显示“您当前无待办业务”的字样时,不止身后排队的人开始礼貌性地询问“是否需要帮助”,他自己的好心情也几乎全被败坏了。
    

他转而去人工柜台询问——动用了他本不想动用的VIP权限——很快得到了更加匪夷所思的回复。
    

“您今天凌晨01:23确实购买了于今日下午15:00起飞,目的地洛杉矶的AA189航班头等舱一位。但此项订单于一小时前的11:20被取消了。”
    

“能查出是谁取消的吗?”
    

“此两项交易均由您本人的账号操作。具体执行IP我们没有权限查询。”
    

洛基谢过笑容甜美的女士,转身的瞬间目光变得阴鹜,他摩挲着下巴暗自思忖,慢慢踱步到繁忙机场的一个角落里。
    

短短半分钟后他看起来又踌躇满志了,他掏出手机准备拨号,却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洛基!洛基快醒醒!”
    

下一个瞬间他听到有人在很远的地方叫他的名字,他努力挣扎了一下,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他第一反应是后脑勺钝钝地疼,于是伸手轻轻去摸,摸到一手粘腻的鲜血。
    

洛基盯着手指上的血迹感到难过极了。他敢对他老爹发誓,他从小到大被打过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体检抽血就只流过两次鼻血,而现在居然被人敲晕了给扔在——他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个疑似清洁工具储物间的小屋子——这么个破地方!
    

确认过伤势和所在地后,洛基打量着面前这个把他唤醒的人。
    

只看了第一眼,他便无法把目光从对方脸上挪开了。
    

这个男人看上去很年轻,他有一双海蓝色的眸子,里面溢满了关切与担忧,他的淡色的嘴唇开开合合,但除了想象那双唇有多么柔软甜蜜之外洛基完全不想费心去听他在说什么。他还蓄着胡子,不多不少的那种,这遮住了他一部分的面部轮廓,也是洛基很想用手指而不是目光去确认的那部分轮廓。在艰难地让视线摆脱对方那毛茸茸的没怎么修饰过的胡茬后,洛基绝望地发现他竟然留着一头过肩长发,金色柔软的发丝松松地束在脑后,一缕小辫子垂在锁骨的位置。谢天谢地,黑色帽衫只露出了这一小片美景。
    

噢锁骨。洛基心想,我完了,这、真的是糟透了。
    

这个男人把洛基从地上慢慢扶起来,双手不放心似的固定住洛基的肩膀。
    

他比我还高。洛基晕晕乎乎地想,并且很确定这丝晕眩不是来自脑后的伤口。
    

“你受伤了吗?”洛基用自己能达到的最优雅温柔的声音问道,却不知何故有些嘶哑,这让他懊恼了一小下。
    

“你说这个?”陌生男子指指自己遍布半张脸的血迹,笑得一脸宠溺:“这是你刚刚抹在我脸上的。”
    

“你再自己感觉一下,是否还有哪里不适。”那男子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搬出一个超大的医药箱,找出碘酒开始清理他后脑勺的伤口。
    

“那你刚刚是已经给我检查过了吗?”洛基转头挑眉看着他,努力让自己听起来没有太过轻佻。
    

“喔,别动。”金发男人抬起手掌按在洛基发顶,把他的脑袋轻轻转了回去。
    

那温暖的大手已经离开一会儿了,洛基的心脏还是砰砰跳得很快。
    

“当然检查过了,”对方答道,“你真是疏忽大意,将自己陷于如此境地。你多时未醒,把我吓坏了。我将你藏于此处,在你昏迷的时候,趁人不备取来一只医药箱。”
    
   
他手上不停,碘酒的味道弥漫在周围。
   
    
“确定只有头痛?”
    

男人扎好绷带后挪到洛基面前凑近了询问,心疼得愁眉不展,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等等,你说你把我藏到这里?你是在哪儿发现我的?我昏过去多久了?”
    

“我是三个小时前在男厕找到你的。现在是晚上九点四十分。”
    

“这么说从我被暗算到现在已经九个多小时了。”洛基不觉心下惊讶。
    

“这么说你在男厕昏倒六个小时却无人管你!”对方痛斥人心不古。
    

“没关系,我的人缘一向不算好。”洛基安慰对方也安慰自己。
    

洛基找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财物都不翼而飞了。他叹口气:“真的很感谢你,但能再帮我个忙,借用下你的手机吗?”
    

“不足挂齿,请便,你要打给父亲吗?”金发男子一脸惊喜,他大方地把手机递过去,眼中还带着笑。
    

洛基本打算等那男人自己发觉认错了人,但这下他没法再忽略对方言谈举止间的熟稔了,“我们见过吗?”他不太确定地问。
    

“嘿!”对方看起来很惊讶,音调都提高了不少,“洛基!我的兄弟,我是索尔啊!”
    

“索尔……?”洛基卷起舌尖慢慢吐出这个名字,语调低沉,仔细思索的同时注意到对方因他的声音突然僵硬了一下并且红了耳尖。
    

“索尔,我觉得,我并不认识你。”回忆未果,洛基很遗憾地说。
    

“洛基,我的弟弟!我是你哥哥索尔啊!”索尔握住洛基的肩膀再三确认。
    

“很抱歉。如果不是你认错人了,那么就是我失忆了。”
   
    
洛基抿抿嘴,神色痛苦。
    

“哦!对不起,你的头一定还很疼。”索尔松开了手,徒劳地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后很快重新振作了起来:“你不记得我了也无妨,我一定想办法治好你的失忆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我们要赶快逃出去,我已经把储物室反锁太久了。”说着他快步走到门边,打开一个小缝向外偷看。
    

洛基观察着这个男人的背影,思绪一刻不停。
    

说他自己失忆是不太可能的,洛基能回忆起童年和少年时光,也记得最近发生的事,包括昨晚用笔电订机票,今早宣布放年假,在公司门口和霍根道别。他甚至能说出打印机票失败时排在他后面的女孩的发色和皮包品牌,包括自己晕倒前站立的位置。而这一切里,在他近三十年的人生中,从未出现过索尔这个人。
    

所以就剩下两个可能,如果不是对方认错人了,那么对方就是那个把他打晕,用不知什么方法取消了他的机票,阻止他出行的人。
    

你要和我玩什么把戏呢,小猫咪。
    

洛基舔舔嘴唇,把目光从索尔的肌肉线条上移开,略带惊惶无措地直视着对方。
    

“弟弟,不要担忧,我会守护好你的。”索尔几步跨过来安抚他,神色真挚,声如擂鼓。
    

    
TBC

评论(4)

热度(72)